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腹黑医仙我不嫁_ 第三十九章 第一次-

时间:2021-05-12 16:2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奶鄧小说腹黑医仙我不嫁 第三十九章 第一次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裹什么?”傅木槿一脸懵地望着趴在门上舜华。

    “裹……”舜华从门上爬起,从傅木槿手中抽回自己的裹胸布,支支吾吾地搪塞道:“这是我娘的裹尸布。”

    “裹尸布?!”傅木槿被惊到了。

    “嗯!你干嘛拿着我娘的裹尸布!”她佯装生气地质问。

    “……”傅木槿真的要挠头了,“你随身带着你娘的裹尸布?”

    “当,当然啦!”她继续瞎掰道。“我娘的坟里就剩这么一条了,我不随身携带,珍藏起来,被人偷了怎么办?”

    “不会有味道吗?”他半信半疑地问道。

    “自然不会,洗过了,很干净的。”她认真地强调道。

    “难怪有股奶香味。”傅木槿人蓄无害地说道。

    “你,你…”颜舜华的脸,刷的一下就红透了,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你闻过?!”

    “嗯。”他轻声应答道,当时不知道这块布做什么的,所以闻了一下。

    “啊啊啊啊啊!臭色狼,死色狼,不想和你说话了!哼!”舜华又羞又恼,抱着裹胸布就跑走了。

    留下一脸茫然的傅木槿。

    傅公子反思道,“难道言兄觉得,我冒犯了他的娘亲?”

    嘭——

    舜华紧张地关上木门,脱力地坐了下来。

    把红扑扑的脸埋下裹胸布里,懊恼万分地说道:“颜舜华,你怎么会这么大意啊!什么都可以忘,你怎么能忘了这个,亏你还自诩过目不忘。”

    “笨蛋!笨蛋!笨蛋!”

    她扬开裹胸布,深深地叹了一气。

    可是这件事又能瞒多久,早晚会穿帮的。

    等查完案,离开了九王爷的魔爪,若是有机会就向他坦白吧。

    *

    傅木槿把坏掉的房门扶好,半虚掩地堵着门口,宽衣入浴桶。

    一闭眼,总会想起舜华帮他抹掉锅炉灰的画面。

    他的眼睛猛地一睁,仿佛要甩掉脑海里的画面一样,不停地摇头。

    “不行,不可以,言兄是男子,别胡思乱想。”

    他把脑袋深深地浸泡在水中,一遍遍地重复着这句话,良久,才浮出水面,站起身来。

    水珠从他的下颚线慢慢滴落在锁骨,滑落至腹间,一席青丝坠落柳腰。他妖娆地挽起落发,露出光白的前额。

    睁开湿润的眼眸,自嘲地笑道:

    “如此小事,何用慌张。以后,离他远点便是了,远点。”

    *

    厨房里的颜舜华勒紧缠胸布,重新整理好衣裳,蓄势待发。

    开始了人生第一次的杀鸡经历。

    “春田说过,杀鸡要先放血!刀!”

    舜华一手拿着菜刀,一手拿着鸡。

    幻想着自己是武功绝世的大侠,‘咚,叉,叉,叉。’——举起老母鸡往天空一抛,挥舞菜刀。

    老母鸡就会自行脱毛,光鸡分件,整整齐齐地掉在砧板上。

    然而,实际上…

    “呀!娘呀!”舜华快抓不住扑闪翅膀的老母鸡了,拿着菜刀一个劲地大叫。

    她闭上眼睛,一边道歉,一边割了鸡的脖子放血。

    “鸡兄啊,鸡兄,啊,不对,母的。”她忽然纠正道:“鸡妹啊!鸡妹!舜华不是要故意杀你的,实在是万不得已。我们已经饿一天了。你就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吧。”

    她微微睁眼,看着被自己拔光毛的光鸡。

    一双死不瞑目,半翻白眼的小眼睛,好惨!

    她小声嘀咕道:“等回了主城,舜华就给你弄个长生牌位,一日三香,定保你下辈子成鸾成凤。”

    她把鸡放在砧板上,盯着鸡脖子,久久不敢下刀。“对不起!”

    举起菜刀,手起刀落。

    捣腾了大半个时辰,看着锅里咕噜咕噜地煮着的鸡汤,她抬手,用袖子擦了擦汗,十分感动。

    山珍海错,她吃过不少。

    可未曾想,要做简简单单一顿饭,居然这么难。

    半响,舜华从热锅里捞出金黄温香的汤汁,软软的鸡肉如同弹入碗中一样,卖相十分诱人。

    等她拿着两碗汤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傅木槿正在院子里乘凉,沐浴过后的傅木槿,清爽飞逸,身上还有股淡淡的药香。

    映着盈盈的月光下,如同她遇见他的那一夜。

    误入人间的月下仙,身上未沾半点尘。

    他明明近在眼前,却似遥不可及。

    夜幕忽然闪过天雪,她愣了愣,自言自语道:“知道了,发过毒誓了嘛!不心动,不心动。”

    她轻咳半声道:“鸡汤好了,放心,这次相公可没有烧厨房。”

    傅木槿接过鸡汤和筷子,发现碗底还有白米饭,一声不吭地吃了起来。

    舜华眯着眼看着他,像只可爱的狐狸,着急地等待评价。

    “怎么样?好吃吗?”

    “嗯,好香。”傅木槿儒雅地点头。

    “真的吗?可是你为什么坐得这么远?”

    舜华蹙眉,方才她就觉得他奇奇奇怪的,她才刚坐下,他就把凳子挪开了两米,还背对着她。

    傅木槿没有说话,微微转过头,一副闹别扭的样子。

    “奇奇怪怪的。”舜华闷了一口鸡汤,皱眉,“嗯?”

    这怪味,又烫又淡,好难喝。

    自己肯定是忘放盐了。

    颜舜华抬眸,看着一直背对自己的傅木槿,忽然有些感动。

    这么寡淡难喝的鸡汤,他都能毫无怨言地喝个精光。

    能为这样的男子做饭,日子怎么过都不会苦。

    “娘子,可是气相公方才说你是臭色狼的事?”她微微伸头讨好。

    只见,那个高大的背影抖了抖,细声地说了句,“对不起,傅某并非故意冒犯你娘亲的。”

    “啊!没事,你也不是故意的。”

    一股巨大的罪恶感笼罩了颜舜华,她也不是有心冤枉他的。

    只能日后找机会补偿他了。

    “放心吧。”

    他没有转身,而是眼望前方,神情坚定,“日后,我会尽量和你保持距离。绝不会犯第二次错。”

    “也没那么严重…”

    不知为何,此刻她能从那个背影里,感觉到冷冷的疏离。

    傅木槿默默地离开了她的视线。

    *

    小书童在军营等了好些天了,一封信都没等来。

    又气又恼,自责肚子不争气。

    “一稻啊,一稻,你怎么能在临出发前,肚子疼呢?你应该上了马车,落地了再拉,这样,公子就不用代替你,做那死胖子的徦娘子。十天,整整十天,等公子回来了,还能剩什么!还能剩下什么!”

    愁云惨雾的小书童在营地门口来回踱步,仰天质问。

    “不行,得马上把公子找回来!”

    小书童刚想冲出去,肩膀便被两只手按住了。

    “等等。”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