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浮生世之愿_ 六十七、回忆(四)-

时间:2021-05-25 17:4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凉茶茶小说浮生世之愿 六十七、回忆(四)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灵妙仙官出去不一会儿他就醒了。

    他到他身边说道:“醒了,可是还是感觉很痛?”

    他没说话,气氛一十尴尬。

    卫儿进入内殿她看了一眼卫儿说道:“卫儿,你到厨房去帮我备一碗红糖将水吧。”

    卫儿应下道:“好,姐姐卫儿这就去。”

    卫儿转身往外走,他将卫儿叫说道:“你守着她,还是我去吧。”

    卫儿一时犯了难看了一眼她有些犹豫的说道:“大殿下…这…”

    他轻声说道:“无妨。”

    说完他望了她一眼便出去了。

    煮完红糖水他从膳房出来到了寝殿看到卫儿在殿外坐着他便问道:“怎么出来了?不陪着你姐姐。”

    卫儿回答说道:“回殿下,姐姐说她有些累了。”

    他说道:“是吗,那这姜糖水…”他想既然她累了还要不要把这红糖水送进去…

    他正想着就听卫儿也说道:“殿下,这姜糖水要趁热让姐姐喝下,殿下快进去吧,凉了就不好了。”说完便又捂着自己肚子接着说道:“哎呀,殿下我肚子也有点儿不舒服,姜茶就劳烦殿下给姐姐送进去吧。”说药卫儿便跑了。

    他看着卫儿的样子很奇怪好端端的怎么就肚子疼了?但当时只顾着担她就没多想。

    …………………………

    他端着红糖姜茶进了寝殿,到了内殿的床榻前坐下。把她扶起来道:“来,趁热喝,凉了就不好了。”他想让她把红糖姜茶喝下。

    她既没有说话也没有喝汤。

    他尽量语气温柔,哄着她想让她把汤喝下可她还是没有说话。

    他叹了口接着说道:“我知道,但现在你身体不好,不要任性了,乖。”他说完还摸了摸她的头。

    见她还是不说话他又说道:“…是我的错,不好不好,我不该对你说那么重的话,你要有什么气,先把这碗红糖姜茶喝了,以后再说好吗?”

    只见她看着他说道:“不,不是的你错,你没错,是我错了,我错在不该亲了你,更不应该那天晚上一时兴起调戏了你,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你可还有什么对我说的吗?”

    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得说了一句:“…没有了…”

    她突然夺过了自己手中的碗,将红糖姜水一饮而尽后说道:“姜糖水我喝了,我累了,你先出去吧,别因为我耽误了上值。”她喝完躺下,转过身去。

    他见到此情形,也只得起身说道:“...好,你先好生休息,我就先去上值了,下值之后我再来看你。”说完,他出了内殿,走到寝殿的门口关上门后就去上值了。

    他下值之后没有回寝殿也没有去书行阁,而是去了仙灵药阁。去的时候看到灵妙仙官正在煎药。

    灵妙仙官见来他了赶忙行礼说道:“大殿下。”

    他也连忙说道:“灵妙仙官不必多礼。”

    灵妙仙官像是看出了他的来意便问道:“大殿下可是来看那姑娘的药煎的如何了?”

    他回答说道:“正是。”

    可能看出了他有些心急灵妙仙官说道:“快了,快了,大殿下不必心急。”

    他一时觉得尴尬,咳了一声说道:“无妨,落玉不急,仙官可以慢慢来。”

    他就一直在仙灵药阁等着,待药煎好他便说道:“灵妙仙官每日除了炼丹制药,现在还要煎药着实辛苦,不如可否将药交给落玉?以后这药落玉亲自就好,如此仙官也轻松不少。”

    灵妙仙官答应了,他拿过药收好请教了灵妙仙官如何煎制,另外他还顺走了灵妙仙官的一个药罐端,起要便告辞了。

    他将药和药罐放到膳房收好。

    到了寝殿门口他一手端着药一手推门,正在活动的她一见他来了转身往里走。他也跟着她往里走,在床榻一旁坐下说道:“这是灵妙仙官刚煎好的药,趁热喝了。”

    她看了一眼他手中的药说道:“不喝,我嫌苦。”

    他叹了口气将手中的碗放到一边施法变出一个罐子说道:“喝了药,再吃糖就不苦了,来。”

    她又说了一句:“我不吃。”

    他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有气,但你又何苦这般糟践自己?”

    只见她对上自己的眼睛说道:“你若是烦了,就出去吧…”

    他见她这副样子叫了她的名字说道:“…希诗。”

    只见她继续说道:“你不走吗?哦,对,我怎么忘了这是你的寝殿。你当然不会走,那我走。”说着,她下床欲往外走。

    他突然生气地吼了一句:“岑希诗!”

    但随后他又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好,我出去。”这药你记得喝,糖…喝了药再吃。”他说完便出了寝殿

    去了书行阁。

    他就自当她是发脾气、任性。自己的徒弟还是要宠着的。

    …………………………

    他知道她不想看见自己,但这药,他还是要煎的,那日时一早他把向灵妙仙官要了药和煎药的方法。他出了书行阁到了膳房,拿出收好的药和药罐,按照灵妙仙官教的方法开始煎药,那种事情对于他来说本应用法术就可以了,可他偏偏要自己慢慢的来。

    因为他想这样也算是传达心意的一种了。

    他煎好药端到寝殿门口嘱咐卫儿说道:“灵妙仙官煎好药了要趁热给她端进去让她喝下。”

    至于膳房残留的药味儿,他在出膳房前就施法除掉了。

    某天一早,天还没亮他就到膳房给她煎药,因为这个药煎的会比较久再加上他还要上值便早了几个时辰。

    不知不觉天蒙蒙亮起,他的药也煎好了。

    他将药盛在碗中,正倒着谁知有人叫住了他是卫儿她说道:“大殿下?!”

    听到卫儿大声音,他不知道怎的就慌了一下哐当一声将药碗打翻了滚烫到药洒到了他的手臂上他疼的低吟了一声。

    有些疼,他蹙眉捂住了伤口。

    卫儿连忙跑上前问道:“大殿下,你没事吧?!都是奴婢不好,如果不是奴婢突然进来也不会惊扰了大殿下,殿下也就不会被烫伤了。还请殿下责罚。”卫儿赶忙跪下。

    他说道:“不关你的事,是我一时分了神,起来吧。”

    卫儿赶忙行礼道谢说道:“谢殿下。”

    可能是为了表达她的歉意卫儿接着说道:“那大殿下的伤就卫儿替您包扎伤口吧。”

    他一口拒绝说道:“不必了,一会儿我去灵妙仙官那里包扎就行了,只是可惜了这碗药,得重新煎了。”

    只见卫儿赶忙接了一句说道:“要不卫儿来吧。”

    他反问了一句说道:“这药你知道如何熬制吗?”

    卫儿回答道:“…不知道…”

    他接着说道:“行了,自己来就好,你先回去吧。”

    卫儿见他都如此说了也只能回一句:“…是…”退了出去,关上了门。

    待卫儿出去后他重新熬药。

    药重新熬好,他还不忘施法遮盖气味。

    他端了出去交站在寝殿门口的卫儿。

    卫儿问道:“大殿下,这药一直都是您在熬的吗?”

    他回道:“卫儿这药你端进去看她喝下就好。”

    他还嘱咐为卫儿说道:“其他的什么也不要说,知道吗?”

    卫儿回答道:“是,卫儿知道了。”

    他微微点头嗯了一声。

    见卫儿端着要进去自己也转身离开去了仙灵药阁。

    灵妙仙官一见到他来了便上前问道:“大殿下今日来可是姑娘的药不够了?”

    灵妙仙官顿了顿,又提醒说道:“大殿下应该也晓得是药三分毒的道理,不能因为…”后面那一句灵妙仙官没有说出口。

    他解释道说明自己的来意:“仙官误会了,落玉今日来是为了自己的事情。” 他撩开袖子露出一大片烫伤。

    灵妙仙官见到他手臂上的伤不禁被这伤势吓了一跳赶忙询问道:“大殿下,这…”

    他解释说道:“方才落玉在煎药是时候一时大意,不慎打翻了药碗给烫到了。”

    只听灵妙仙官说道:“还请殿下稍等,老夫去找找治疗此类伤势的药。”

    他等了一会儿,不一会儿灵妙仙官走了出来说道:“还请让老夫为大殿下包扎伤口。”

    他赶忙行礼说道:“那有劳仙倌了。”

    灵妙仙官包扎好后还嘱咐说道:“殿下切记近来不要碰水,以免伤口感染。”

    他起身行礼说道:“好,落玉记下了。时辰不早了,落玉还要上值,就先告辞了。”

    …………………………

    出了仙灵药阁,他去上值了。要是说伤口不疼,那是假的。但他只能挨着,一直挨到下值…

    到了下值,他出来了。他当时的脸色不是很好,额头上全是汗。

    走到半路碰到了晏炎。

    晏炎上前说道:“表哥。”

    他问道:“晏炎,你怎么来了?”

    晏炎说道:“害,花界今日没有什么要紧事处理,就想着到天界转转。”

    晏炎似是看出了他脸色不太好便问道:“表哥你这脸色…怎么这么多汗?”

    他也不想给晏炎添什么麻烦便说道:“我没事…我还有些事,就先走了。”

    谁知晏炎拉住他说道:“表哥你等等!”

    大概是碰到了伤口他微微蹙眉甩开。

    晏炎连忙问道:“你手怎么了?”

    他回答道:“没事。”

    晏炎反问说道:“你这表情叫没事?我看看!”

    晏炎拉过他的手撩开他的袖子见他手上缠着纱布接着反问道:“这是这么弄的?”

    他当时淡淡的回答说道:“烫到了而已。”

    晏炎又反问了一句:“都缠上纱布了你跟我说而已?”

    晏炎看着他的伤继续说道:“走,我给你疗伤。”

    …………………………

    晏炎看着他说道:“说吧,不回寝殿却到这书行阁来疗伤。手怎么弄的?”

    他只得说出:“…她…最近不太舒服,我煎药的时候一时走神,就碗给打翻了。”

    晏炎连忙追问说道:“表嫂怎么了?”

    他回答说道:“不要紧,不是什么大事。”

    而晏炎四似不相信的说道:“不是什么大事儿你还亲自煎药,还走神,把自己烫伤了?”

    他继续回答说道:“真的没什么,只是…”

    后面那一句话他没说完。

    晏炎却又追问了一句:“怎么?你和表嫂…你们吵架了?”

    他沉默不再回答。

    晏炎见他不回答又接着说道:“我说表哥,表嫂真的很爱你的,上次我说你是个木头、没情调,表嫂反驳我来着,说表哥你虽然表面看起来很清冷,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其实你对她很是温柔的,对她也很好。也不是一点儿情调都不懂的。”

    顿了顿晏炎又说了一句:“所以,你们要是有什么误会和矛盾就赶紧解开吧。总这么僵着不是办法的,你要是老这样,说不定哪天,表嫂可就被别人抢走了。”

    当时他听到这话,心里面是慌的。之前,落磁问他她会不会嫁人之后走了就见不到了,现在晏炎有说自己在这么僵下去她可能就要被别人抢走了。那是他想看到的结局吗?自然不是…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