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_ 第一百六十五章 背信者的盛宴-

时间:2021-05-28 18:5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愤怒的松鼠小说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一百六十五章 背信者的盛宴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苍茫的冰原之上,满目都是萧条的景色,当冬日的朝阳升起之时,那黑色的地平线却是战马和战士的集结。

    “兽人来了!”

    简单的通告下,第一波投石器和战略魔法就开始履行自己的战场职责,巨大的碎石带着可怕的风声冲向天空,每次落下,都能夺去十数条性命。

    原本的红枫城只是内外双层城墙的普通城镇,但经历了诸国不计成本的投入之后,已经变成了四层城墙的坚城,而各类守城设备更是不计其数。

    土系魔法师或许没有其他元素法师那么强大而华丽的攻击性魔法,但在土建和工程作业方面,却有其他元素法师无法比拟的优势。

    一个个高墙被瞬间竖起,护城河随着“化土为泥”的施法声被硬生生的的拉宽了七八米,其中流淌的炼金毒液或许毒性不算强,但让进

    至少城墙足足高了三倍有余,高耸的城墙上方满是弩车和工程重炮,狮鹫骑士们在上空来回盘旋巡查,找寻有可能出现漏洞的死角。

    城墙的各个平台之上,无数的投石器被搭建起来,这种历史悠久的攻城、守城利器,只要有足够的学者和工匠,就能够发挥让人满意的威力,而高空落下的巨石和陨石术有什么区别,反正一砸就死一片。

    简单,粗暴,有效,成本低廉见效好,就是投石车成为战场必备的缘由了。

    但这次,刚刚进入最大型投石器的射程内,离得这么远,根本不可能造成精确打击的威胁,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威慑。

    “战场上,可没有那里是安全的。”

    而兽人们不甘示弱的反击,能够移动的投石车射程有限,最大型的那个的投石却也只是勉强撞到了城墙,激起了一阵灰尘和碎石。但更得到了守军们的耻笑。

    在不久前,城外的碎石、巨石都已经被清理过,能够使用的石头都被当做石弹储备在城内,兽人要找合适自己用的。恐怕就只有远程借力运送了。

    而此时,在西城门,被分配到这来作为防守任务的东岚人开始备战,而作为临时领袖,蕾妮的掌心满是汗水。这还是她第二次遭遇战争,却是第一次以军人的身份参与战争。

    “坚持住,坚持住,蕾妮,你行的,当年罗兰大哥上战场的时候比你现在还小。”

    而她不知道的,却是在她默默打气的时候,不少有心人正在悄悄的盯着她,而某些存在,却通过她的眼睛。不断窥探这个世界的奥秘。

    ----------

    有句话叫做好心办坏事,这很常见,但也有句话叫做坏心办了好事,这就的确少见了。

    “怯弱者”菲姆尔.卡索的投降,直接让司璐威尔王国蒙受了巨大的耻辱,而作为第一个投降的岚之后裔(名义上的),他在让自己被挂上了历史耻辱柱的同时,却对战局起到了极为诡异而重要的影响。

    首先的,就是由于整个王国的陷落和王室的投降,名义上的司璐威尔一夜之间变成了兽人部落的从属。一时之间,各个城市、城镇的城主、领主无所适从,但兽人大军却因此绕过了各个城邦,直抵最深处的红枫城。

    “都已经投降了。还打什么。”

    第二个影响颇深的,就是精灵对兽人宣战了。

    是的,他们宣战了,那无声的盟友关系仅仅持续了不到半个月,就直接化作了敌对关系。

    这次流苏王国的精灵王做的很绝,他选中作为导火索的的那个人类混蛋是圣安东里奥人。更有卡索米公国的贵族身份,而作为牵线人和奴隶贩子的,却是司璐威尔的贵族,据说还与菲姆尔有些关系。

    于是,一下子就把战争的目标锁定到了司璐威尔王国、卡索米公国身上,那后面的圣安东里奥也自然无法摆脱关系。

    他的计划是好的,只要战事顺利的话,就用这导火索一路升级,不断激起民怨,让战争蔓延下去,既然是为反战派的领袖苏安娜公主复仇,国内的和平派和反战派也说不出反对的话来。

    但若是最为罪魁祸首的标靶的司璐威尔向兽人投降了,结果反而受到了兽人的庇护,他们应该向那边复仇?

    名将‘黑熊’安因洛粗中有细,也颇有魄力,在得知“和平鸽之死”事件后,第一时间就从周嗅到了阴谋的味道,当即把那混蛋贵族的家族在卡索米除名,把他的兄弟绑着送给了精灵,并附赠了一封情真意切的道歉信.

    “.....惊问惨剧,在痛心疾首的同时,深表遗憾,我们绝不姑息凶手,既然他本人已经身死,送上他的兄弟、妻女作为祭品,以慰苏安娜殿下的在天之灵.....”

    好吧,这的确非常不厚道,也很不要脸,但从某种意义上,对于出名了认死理的精灵却的确有效,人类王国也摸透了这些精灵吃软不吃硬,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脾性。

    “谁家没有几个不肖子孙,诚恳的道歉,卡索米公国做的已经很不错了,用罪人的妻儿做祭品的话,简直和野蛮的兽人一个德行,传出去对流苏王国和精灵族的名声也不好吧。”

    当这种消息流传开来,流苏王国的主战派就知道情况有些不妙了。

    精灵王国可是执政官制度和议会制度的发源地,是世人眼中的平等、自由象征,被誉为自由王国的精灵诸国政体不一,但王权偏弱却是现实。

    在战争派的主使者眼中,若是大部分精灵满足了报仇的欲求,要求停止和“盟友”的战争,那么,苏安娜的“牺牲”不就白费了,这样莫名其妙的结局怎么能够接受,他们怎么想向要求激化矛盾的精灵诸神交待。

    而精灵们却非常非常讲究面子和名义的,没有大义的战争不就成了邪恶的入侵者了吗?善良而热爱主持和平的精灵怎么可以成为罪恶的入侵者,我们一定要成为正义的一方,我们攻击的目标一定是十恶不赦的恶徒。

    于是,一份言之凿凿的资料被翻出了,其中有近年来精灵被拐卖的证据。那些精灵贩子和捕奴队居然有官方背景,罪魁祸首,或者幕后黑手都直指司璐威尔和他的贵族、王室。

    实际上既然罪恶的奴隶贸易发生在这个国度,而且官方居然也对其睁半只眼闭半只眼。当血腥的利益链条被建立起来后,这个国度的上层又怎么干净的了。

    好吧,接下来就是全部都是国王菲姆尔的错了,但说句实话,以他皇宫中储备的上百个精灵舞姬来看。还真没怪错人。

    于是在精灵眼中,他们根本不是在侵略,他们是在复仇和主持正义,罪恶的司璐威尔王国必须付出代价,邪恶的人类将从此被驱离精灵的国度。

    但眼下,精灵们又遇到了些许小麻烦,司璐威尔投降了,从没有屈服的岚族人居然会投降?在这些长寿族眼中,这和精灵突然变得开朗大度,矮人变得干净整洁。兽人变得知书达理一样不可思议。

    但司璐威尔的确投降了不说,那么,现在精灵是否还应该复仇就成了大问题了。

    若不复仇的话咽不下这口气,也没法和某些存在交待,但复仇的话,难道是向兽人统治下的菲姆尔复仇吗?兽人好不容易获得的重大战果,他们会愿意吐出来吗?

    “愚蠢的兽蛮子,交出那个菲姆尔和他满手血腥的手下,我们还有的谈.....等下,你们拖着我干什么。啊!”

    精灵使节一如既往的傲慢。让九成会失败的交涉变成了绝对会失败,但这也是某位精灵王需要的结果。

    “诸位祭师大人,请转告那位大人,他的意志一定会得到贯彻。”

    安索罗.修斯塔.阿德尔班。这冗长的名字,却已经是省略了十几个短词的简称,生平事迹非常繁多,创下的名号也不在少数,但有一个形容词却能够很好的形容他的特征——精灵主神。

    秩序诸神是由诸多神系混合构成的,而其中主神级的存在。却只有七位,足以证明他的强大,顺带一提,也正是他放逐了罗丝,导致了黑暗精灵的集体堕.落,海洛依丝誓言复仇的目标之中,也以其为首。

    作为精灵主神和整个精灵种族的守护神,安索罗的意志又怎么可能被违逆,于是,精灵们直接向兽人宣战了,他们向“企图”庇护菲姆尔的兽人宣战了。

    “不愧是精灵,这脑袋结构......貌似没有精灵专家评估出这种变化,恐怕我们的精灵学教材又要修编了。哼,打的越激烈越好,同归于尽最好了。”

    当诸多人类王国的军事家在大跌眼镜的同时,却热心期待看到一场狗咬狗的喜剧,但很快,他们就发现这宣战却只是一个幌子。

    当兽人们放弃其他的城镇,专心准备决战的时候,精灵们却开始接手这屠杀好戏,当然,他们引以为豪的精灵语中没有屠杀这样污秽的词汇,他们用的是净化。

    过溢的仇恨是会传染的,嗜血的疯狂是会扩散的,很快,审判就失控了,从一个贵族哪里搜出来其祖辈参与精灵奴隶的证据,就足以让那一家被吊死。

    “什么?祖父居然曾经当雇佣兵?你也说不清他曾经在那里讨生活?那么,抱歉了,你既然无法证明他无罪,就是有罪了,而他有罪,就等于你有罪。”

    担任审判者的精灵牧师们也陷入了莫名的狂热,在他们满是有罪推定和牵连犯的审判中,很少有人全身而退,和兽人相比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他们暂时没有动平民,或者应该说没有主动去动平民。

    而且,战争之中怎么可能没有死伤,面对自己的损失,所谓的精灵的优雅,大概是给那些守城将士选择一个不至于太过难看的死法。

    于是,被攻陷的城池上挂满了人头,侥幸活下来的平民看这些长耳朵的眼神中满是仇恨。

    “还真是丧心病狂的投名状啊,恐怕,北地精灵再也无法回到过去的模样了,说不准,这次浩劫过后,就没有精灵族了。”

    而我,却从精灵的疯狂中看出了悲哀,能够主导牧师意志的,只有可能是真神,既然真神们已经不顾颜面,恐怕他们自己也已经陷入了绝境和疯狂之中。

    选择第一时间背弃秩序诸神,充当神战的先锋,在这个先锋和炮灰近乎同义词的时代,恐怕之后不久就是精灵诸神的集体陨落了。

    “还真是背叛者的盛宴啊。”

    说着这样的话,我却在反复检查写给另外一个背叛者的信函,这位背叛者是否有重新选择立场的打算,直接关系到这场战争的胜利。

    “亲爱的罗丝女士,您好,我是您忠实的fans罗兰.岚,您或许也听说过我,我个人早就对您的拷问艺术颇为期待,一直想找机会和您讨教一下(下省马屁5000字)......您也听说过了最近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我这里有个小小的建议.......”(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