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妖魔哪里走_ 528.大法宝(再求推荐票哈,么么哒)-

时间:2021-07-08 16:0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全金属弹壳小说妖魔哪里走 528.大法宝(再求推荐票哈,么么哒)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王七麟还不知道自己遭遇了什么。

    在听天监当差就是这样。

    世界那么大。

    鬼祟那么多。

    所以说大家伙都是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办事,谁都不知道自己下一次会遇到什么诡事、什么鬼祟,真是说栽就会栽!

    一直以来王七麟有造化炉做后勤,有谢蛤蟆这老江湖带着,有灵兽给他探路,几次遇到危险也是有惊无险,连破大案升职飞快。

    正常来说换一个年轻人重走他的路,十成有九成八得扑街,多苟都没用。

    但无论如何他的经历都是有惊无险,今晚除外。

    今晚到底遭遇了什么他也不清楚,迷迷糊糊的就中招了。

    还好他运气爆棚加命大,在造化炉里准备了一艘精心炼制的船,恰好又是在水里出现问题,他及时召唤出了这艘船才翻了盘。

    濒死的经历加上陷阱让他大为愤怒,他御剑在手,展开全力的冲击这些鬼祟。

    开门剑依然瞬发轰向一个轿夫,轿夫回头露出一张没有五官的惨白面容,伸手猛的胀大去抓开门剑。

    大手像渔网般锁住了神剑,接着奇门大开,四把剑导弹一样轰在它身上。

    四剑齐中,轿夫竟然没有被炸毁,只是撞到了轿子上将其他轿夫带了个趔趄。

    王七麟用余光看到这一幕心里一沉。

    这邪祟是高手!

    那它们为什么要逃跑?

    听雷神剑则掠水面飞向老妇人,老妇人的半截身躯已经进入河面,神剑从水面上扫过,扫起一道道水浪轰鸣翻滚,像嗜血鲨鱼杀到。

    呆傻青年发出惊恐的尖叫,老妇人身后冒出来许多水草纠缠在一起成为一张大网拦住听雷。

    但听雷乃是雷击桃木剑炼化而成,诛邪驱鬼最有奇效,它毫不留情的撞上去,顿时便是一声闷雷滚滚!

    童子们和乐手们钻入水中,王七麟厉声道:“一个都走不了!徐爷,摇橹!”

    徐大甩开大长腿往船后跑,然后叫道:“七爷,哪有橹?!”

    黑船沉稳的飘荡在河上,王七麟心里一动,立马生出一个念头:去追鬼轿子!

    如他猜测一样,船只立马倒退着往鬼轿子和群鬼逃窜的方向飞掠而去。

    王七麟一心二用,以听雷神剑和开门剑一起纠缠老妇人和儿子,开门剑被挡住后立马打开奇门,另外四把剑轮番轰炸老妇人,将它轰的无法再潜入水中,只能跳出水面。

    黑船从乐手们之中冲过,船头一声狮吼,朦胧之间有一张大嘴张开,乐手们扭曲面容发出哀嚎声,就像吸尘器面前的瓜子皮似的,顿时被吸进了张开的狮口中。

    轿夫们手忙脚乱的重新扛起血红轿子要入水,黑船已经碾压而过……

    它们的身影连带着轿子也一起没了!

    四个鬼童子跑的最快,王七麟没有发现它们踪影,它们应当已经躲入水中。

    老妇人四周水草疯涨,它的满头黑发也幻化成黑色水草,铺天盖地的与八门剑、听雷神剑进行缠斗。

    王七麟御船而去,河面上陡然浪花大起,恍若海上暴风卷起千堆雪!

    黑船被抛起老高,老妇人一咬牙用尽全力缠住六把剑,带着儿子往水中跳。

    见此王七麟脚踏船板,腾空而起拧腰挥舞妖刀横扫上去。

    徐大叫道:“七爷,我来助你!”

    他拿出请神金豆要含住,王七麟喝道:“不必!”

    我自己失去的东西,自己拿回来!

    坑了我的邪祟,我要自己斩杀!

    妖刀推金山斩玉柱般扫过? 老妇人挥舞水草来束缚他? 他脚踢水草空中翻身,顺势再踢妖刀刀柄,长刀化作飞刀,嗖然一声飞到老妇人儿子跟前。

    老妇人急忙拖走儿子? 王七麟挥臂,一簇大火焰燃烧着拍到了它面前。

    此时老妇人旧力枯竭、新力未生,只能咬牙甩头用长长的黑发汇聚一处当做盾牌来阻挡。

    它背后空了。

    王七麟变火焰印为轮钴印,以盾牌冲盾牌,借力腾空而起同时御剑从后面展开扫射。

    “轰隆!”

    一声闷响,听雷神剑正中被老妇人挡在身后的呆傻青年身上,青年哀嚎一声竟然没事。

    但紧接着八门剑先后扫在他身上,从头到身子安排了个明明白白!

    让王七麟震惊一幕出现,呆傻青年化作一道烟柱,造化炉飞出吸走,竟然是一道青色火焰!

    他无暇发愣,老妇人手里一空顿时发狂,河面下又冒出来无数水草像触手般去撕扯王七麟。

    王七麟浑然不惧,运行太岳不摧神功以身跳入水草中,全力一拳轰出。

    二牛之力、阴阳真气交融。

    带着滚沸的气血,这一拳轰出,包裹着手臂的衣袖顿时炸碎,一股气浪轰开水花和水草出现在老妇人面前。

    老妇人凶残的张开嘴咬他。

    开门剑瞬移到了它面前,一头扎进它的嘴里。

    但老妇人反应也很快,嘴巴合上硬生生咬住开门剑,满脸怨毒且霸道。

    王七麟身躯被水草缠住,可是砸出的手臂势不可挡,有水草缠上直接被绷断,这一拳砸到老妇人面前的时候,它正好咬住了开门剑!

    拳头像铁锤一样凿击开门剑的剑尾,开门剑变成一枚大铁钉。

    老妇人被硬生生的一拳给凿的往后仰头,四把飞剑和听雷剑在它用水草和黑发铸造起来的牢狱中横冲直撞,它根本束缚不住这些剑。

    水草翻飞、黑发乱甩,五把剑从四面八方轰击它。

    它使劲甩手操控水草去拦住飞剑,但这一步路走错了:擒贼先擒王,它应该专心去对付王七麟。

    王七麟踩着水草在河面上跳起,翻身瞬间学着八喵来了个翻身挥脚踢,脚背砸在剑柄上,又给开门剑钉了一下子。

    老妇人身躯如遭雷击,它终于反应过来,以余力驱逐黑发和水草挡住四面袭来的飞剑,死死咬着开门剑回身一爪掏向王七麟胸膛。

    王七麟挺胸迎上。

    胸口衣服顿时被撕碎。

    老妇人一爪抠入他胸肌,却被青石色的肌肉给牢牢挡住。

    王七麟抓住它手臂挥拳狠凿开门剑剑尾,就跟打桩机一样咣咣咣的凿。

    开门剑很迅速的颤动,一下下的钻进老妇人的嘴里。

    老妇人面容狰狞的瞪着他,四周乱舞的水草黑发逐渐松懈,听雷神剑从上往下撞在它脑门上。

    “轰隆!”

    老妇人的鬼头炸开了。

    造化炉飞起来,又是一道青色烈焰!

    王七麟御剑往后飞,黑船如臂使指踏浪而至,正好接住他站在了船头。

    这一对鬼母子竟然都是恶鬼,如果两人一起联手打他,那他今天会很危险。

    毕竟它们是在水里作战,王七麟不擅水战。

    结果那鬼儿子还真是个傻子,让他占了个便宜,一波抢攻先把他给灭掉了,算是占了一个大便宜。

    他傲立在船头,心随意转,黑船在河上来回飘荡。

    它一会往前窜,一会往后退。

    一会走S型曲线,一会转B型曲线。

    徐大叫道:“七爷这是什么船?好怪啊!它是怎么移动的?是谁在操船?”

    王七麟沉声道:“徐爷冷静,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船,刚才我感觉要被淹死了,忽然之间这艘船便冒了出来,我赶紧带你上船,这才从它们制造的幻境中走脱出来。”

    提起刚才的事,徐大也是后怕:“刚才那是怎么了?咱俩怎么突然就进入河里了?而且七爷你这次好怪,大爷都感觉到不对劲了,你怎么没有感觉到?”

    这点王七麟也不清楚。

    确实,他有九字真言可以抵御鬼祟蛊惑,但这次竟然中招了。

    他分析道:“咱们刚才的后半段路,一直在沿着河流走,应当是这段路有问题,咱们不知不觉便进入了河流中。”

    说着他凝神看向大苇河。

    水流湍急,虽然是一条河,却也有风浪起伏。

    声音嘈杂,但是与他们之前走在岸边时候感觉并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呢?

    他皱眉琢磨了一下,猛的反应过来:鱼!

    之前他们一路走能看到河里不断有鱼在水中跳跃,可是现在却没有了。

    这不有点古怪了?

    他们中招会不会与那些鱼有关?

    王七麟将怀疑说给徐大,徐大是丈二书生摸不着肚脐眼,说道:“七爷,这种事还是问道爷吧,大爷给你捧哏可以,这种事就不擅长了。”

    “你它酿把骚心思往正事上转一转,没事干少看黄书,多看乡野志异!”王七麟没好气的骂了他一句。

    徐大说道:“大爷、大爷什么时候又看黄书了?大爷已经很久没看了。”

    王七麟说道:“好啊,上次我在客栈给你收拾行李可是收拾出不少书来,看来不知道是谁放在你……”

    徐大赶忙换话题:“七爷,这艘船有点怪呀,大爷感觉凉飕飕的,这到底是什么船?”

    王七麟也只知道这船可以被他如臂使指,但要说这是什么船他还真是不清楚。

    他仔细打量这船,船与寻常乌篷船差不多,大体上保留着前身渡忘船的结构样式。

    但是仔细来看还是有所不同。

    渡忘船的船篷上是一些镂空画像,而这艘船的船篷上则是各种云纹法纹。

    船头有狮头,黑狮瞪大眼睛怒视前方,尽管只是雕像,但威风上不差活兽多少。

    狮头上长了个大角,这应当是战船的撞角,用来与其他船只近距离搏斗所用,王七麟在长安府时候见过大威排帮和朝廷水师的战船都有这玩意儿。

    往后看船有一根大桅杆,上挂一面旗子,正写:“盂兰圣会”,背面则写“慈航普渡”。

    甲板上架构了一对铁叉,后面是两个座位,一白一黑,白的椅背上写着:一生见财,天下太平;黑色椅背上则写着:你可来了,正要拿你。

    每个字还用朱笔进行了圈点,看起来多少有点渗人。

    更渗人的是舱内,徐大弯腰进去一看,立马窜了出来:“七爷你快进去看看,这东西好怪!”

    王七麟道:“有什么好叫唤的?咋咋呼呼,大惊小怪!”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六把飞剑全给摆了出来,并且准备抽出妖刀……

    我妖刀呢?

    王七麟忽然反应过来,刚才对付那老妇人的时候他过于激动,追杀它的时候将妖刀给踢入了河里!

    河水东流去。

    他傻眼了。

    妖刀千万别被冲走!

    他赶紧对徐大说道:“坏了,徐爷,我的妖刀掉河里了,掉哪里去了来着?”

    徐大尴尬的说道:“七爷,刚才我被你们紧张的战局所吸引,一时没注意周围环境,随后这船又前后的游走,唉,反正在附近,是吧?”

    王七麟懊恼不已。

    这锅是他自己的,他斩杀老妖妇母子后一时得意,于是操纵这船瞎鸡脖的游荡,结果游来荡去的把战场给游荡没了。

    连个刻舟求刀的机会都没有!

    徐大绞尽脑汁的思索:“不过大爷记得,你当时大战的时候,这船好像好像——咦,水草,七爷你当时割断了许多水草!”

    王七麟哀叹道:“靠水草不能定位,割断的水草已经飘走了。”

    徐大说道:“问题是,这些水草不能是平白无故出现的吧?它们应当本来就生在河底,被那老妖婆子给用法术御使飞了出来,所以咱们去河底找,哪段河底的水草被你薅秃噜了,妖刀应该就在哪里!”

    王七麟眼睛一亮:“徐爷有你的,你脑子还是灵光啊。”

    徐大学着谢蛤蟆的样子抚须笑道:“闹呢,大爷好歹是个秀才,货真价实的秀才!”

    这样王七麟御使六把飞剑进入船舱,一进去发现确实古怪:船舱巨大!

    船舱里头竟然别有洞天!

    船舱分房间,每个房间门口都是紧闭的黑门,王七麟数了数一共十个房间。

    门上各有一个人影,或者严肃或者威猛或者阴鸷,其中第一道门上的人面相威严,站在一处高台上,台上七个字:孽镜台前无好人!

    王七麟隐约猜到了这人的身份:秦广王蒋!

    第二间房的人影身后有十六道小门,王七麟掏出火折子仔细看,小门上有字,分别名黑云沙小地狱、粪尿泥小地狱、五叉小地狱、饥饿小地狱等等。

    这是楚江王历!

    后面的不用看王七麟也知道分别是谁了:宋帝王余、五官王吕、阎罗王天子包、卞城王毕、泰山王董、都市王黄、平等王陆、转轮王薛!

    十殿阎王!

    王七麟要推开门进去看,结果他推了推没有推动,这些门像是从里头上了锁。

    “这到底什么东西?”他古怪的问跟在后面的徐大。

    徐大摇头表示无知。

    然后王七麟就说他天天只会看黄书,要是门上画的是衣衫**的美人他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除去这十扇门,船舱里头再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宽阔空旷的一片舱房。

    王七麟美滋滋的想,这船不错,不愧是黑炎炼出来的大宝贝儿,起码可以给他当基地用。

    当然只是水上基地。

    徐大好奇的问道:“七爷,之前被船吞掉的那些鬼呢?”

    王七麟摇头道:“可能被消化了?我也不知道,咱们先出去吧,等道爷来了问问他这是什么船,它真是古怪。”

    徐大说道:“这会不会是传说中的阎王船?你看这里有十殿阎王。”

    王七麟问道:“阎王船?这是什么船?我怎么没有听人说过。”

    徐大讪笑道:“大爷看这船舱里有十殿阎王像,所以就给它起了这么个名字。”

    “勺货!真是冒搓得!”

    王七麟也是服了。

    他们先前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上下坡旧址附近,但谢蛤蟆等人并没有在这里,他先操船靠岸,然后跳上岸去等人和八喵、九六。

    黄牛还老老实实趴在河边。

    徐大也上了岸,然后用古怪的眼神看王七麟。

    王七麟被他看得心里发毛:“你瞅啥?”

    徐大说道:“七爷,这船你真不知道它是哪里来的?那为什么你准备要靠岸的时候,它就主动开到了岸边。还有刚才你站在船头装逼的时候,它怎么一个劲的乘风破浪?”

    王七麟故意露出吃惊表情,道:“不错,这船、这船好像能听从我的心意?”

    徐大问道:“这是为什么?”

    王七麟困惑的摇头:“我也不知道,难道这是河里有什么法宝,然后当我出现,它发现我们之间有缘分,就主动认我为主了?或者是不是我长得可能有点帅,它……”

    徐大扭头:“啊呸!”

    他又问道:“七爷,这船如果可以随你心意,那你给它下命令让它上岸来,如果它能上岸,咱以后还用什么马用什么蜃脂烛?咱就等于有一个移动房屋了。”

    王七麟点点头去尝试。

    随着他的心意,黑船还真是想要挤上岸来,船头抬起顺着水流往岸上冲。

    但就在它上岸瞬间,船迅速变小。

    最终只有人的巴掌大小。

    一个精致的船模。

    就像它刚从造化炉里出现时候一样。

    王七麟目瞪口呆,他扭头看去,看到徐大的嘴巴张的比他还大,他顺着月光看了看,能看见他的扁桃体……

    徐大震惊的说道:“这真他娘是个大法宝呀,大爷还没有见过这样的法宝!听都没有听说过!”

    王七麟将船模拿了起来,重量不大,真就跟个模型一样,把腰带系紧了可以挂在腰上。

    他在心里赞叹:造化炉真是大宝贝,这强悍黑炎也真是凶残,上一次给他炼化出来的天王轮回钟成了他的杀器,这次炼化出来的黑船更棒!

    以后他不用再怕走水路!

    不过他随后试验了一下,发现不能在陆地上使用这艘船,也就是说如果他们走陆地的话,没法放出这船做房屋使用。

    但王七麟不光长得帅,还有智慧——以后露宿野外得时候找个池塘水渠之类不就得了?

    反正以后房子是有着落了。

    下半夜他就在那里放出黑船再收起来、收起来再放出去,玩的不亦乐乎。

    徐大觉得他有点傻逼,主要是他不能玩,只能看王七麟玩,这不是他的玩具。

    后面八喵和九六跑了回来,一个嘴里叼着个小黑影,一个嘴里叼着一只黄鼠狼子。

    这黄鼠狼还是个异种,竟然长了两条尾巴,让王七麟以为这是一只九尾狐,还以为是给绥绥找到亲戚了。

    八喵嘴里叼着的小黑影就是那个有社交恐惧症的鬼,王七麟怕它被黑船给吞掉,看到它们到来赶紧把船给收了起来。

    他拎着八喵颈后皮将小黑影给放了出来,小黑影身躯扭动了一下,走到河边坐下了。

    王七麟试探的问道:“郎中,你还好吧?”

    小黑影嘀咕道:“别与我说话,让我静静的待着,好吗?”

    王七麟笑道:“我家的灵兽没有为难你吧?”

    小黑影说道:“没有,它们俩就是差点弄死我而已,没事。”

    顿了顿它又说道:“我没有得罪过你们,你们能不能放我走?”

    王七麟说道:“当然可以,不过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别问了。”小黑影摇摇头,“你们愿意放我走就放吧,不愿意就把我囚禁起来好了,反正我一直就被这天地囚牢给囚禁着。”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