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_ 第五百八十四章 这是一场战争-

时间:2021-07-08 19:3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虚空吟唱者小说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 第五百八十四章 这是一场战争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解除笼中鸟的束缚,算是日向分家长久以来的一个夙愿。

    这些分家的成员们不断的努力和奋斗,目的其实一直都很简单,就是解脱笼中鸟!

    而现在,日向绫毫不客气的说出了这样的话,这让他们如何去接受?

    这岂不是代表,他们根本没有机会了?

    虽然在他们的内心,其实隐隐也知道了恐怕自己是没办法解开笼中鸟的,但是这不代表这个术没办法被解开啊!

    “绫,你是认真的吗?”就在这吵吵闹闹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这个声音顿时让所有人稍微安静了不少,因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日向日差。

    日向日差作为日向日足的弟弟,他在分家有着难以置信的威望,主要原因是他一直在为分家谋取利益。

    而且日向日差在成为了警卫部的四大总队长之后,可以说他在分家的威望更是达到了一个新的巅峰。

    即便是日向绫也非常的尊重他,而且在分家的威望当中,她都不是日向日差的对手。

    “是的,我很确信。”

    日向绫微微叹了口气,她已经解开了自己的护额,不过却没有第一时间拿下来。

    “无论是我查到的资料,还是族长大人亲口承认的,都是一致的。那就是笼中鸟没有被破解的方法,至少在日向一族内部是没有办法了。”

    日向绫的话顿时日向日差脸色变得难看,他虽然也猜到了类似的情况,但是他的哥哥真的从来没有百分之百的告诉过他这件事。

    他的孩子日向宁次现在已经被打上了笼中鸟,那着岂不是意味着宁次以后.....

    不止是他,分家成员中大部分人脸色都有些难看。

    他们中虽然年轻人占据绝大多数,但是也有不少是有孩子了的。

    而且他们的孩子,都没有逃掉被打上笼中鸟的命运!

    一时间整个别院都显得有些愁云惨淡,甚至不少人都已经破口大骂了起来。

    这些破口大骂的人情绪异常的激动,而且他们的年纪也相对偏大,完全可以想象他们的孩子恐怕都和日向宁次一样,已经被打上了笼中鸟。

    而那些年轻人虽然没有破口大骂,但是他们的脸色也不太好。

    他们一直努力目的不就是为了摆脱笼中鸟,或者让后代摆脱吗?

    而现在这个结果....

    “那么族长大人的意思是什么?”就在分家成员们最混乱的时候,日向日差再一次开口了:“我想,他把这个消息说出来,应该是有其他的解决方案,对吗?”

    随着日向日差再一次开口,所有的分家成员也相继安静下来,他们静静的看向了日向绫。

    而这一次,日向绫也没有在继续卖关子,她直接将已经解开的护额给摘了下来。

    她的这个举动原本就让所有分家的成员们内心充满了疑惑,笼中鸟不是你亲口说的,是完全无法解除的吗?

    你摘下护额难道给我们看笼中鸟不成?

    还是说,你有办法把笼中鸟给解除了不成?

    就在他们内心充满了好奇,甚至不少人内心还充满了嘲讽的时候。

    下一刻他们的脸色完全僵住了,甚至绝大多数人嘴巴都不自觉的长大了!

    日向日差一开始也搞不清楚日向绫到底想要表达什么,甚至他都不清楚日向绫召集大家,并且摘下护额到底是什么意。

    但是现在他懵了,他已经和其他所有人一样完全懵了!

    在日向绫的护额下,那原本应该镌刻着笼中鸟咒印的额头,是如此的光洁!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笼中鸟呢?

    这一刻,所有的分家成员几乎是下意识的打开了自己的白眼,他们的目光完全凝聚在了日向绫的额头之上。

    然而,就算是使用了白眼也根本没办法看到任何的痕迹!

    顷刻间,他们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念头,难不成.....

    “没想到,绫的做法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层次分明啊。”宇智波启在阁楼内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

    就好像她的作战风格一般,大概是因为比较擅长使用柔拳,她基本都是直接进攻。

    但是她的出招方式飘忽不定,真的让人难以捉摸。

    就好像是她现在处理面对这些日向分家的族人一般,先告诉他们自己和日向日足谈过了,让他们心理有了期待。

    随后直接说笼中鸟没办法解除,激起所有分家人员的内心的愤恨和绝望。

    而现在她又把护额摘掉,恐怕那些分家的成员已经彻底乱了吧?

    “不过这样,岂不是计划更有把握?”波风水门笑着叹了口气:“至少,至少也算是让日向一族的问题安定,而且也能让日向一族所有木叶的忍者,都有了自己选择的权力.....”

    “很符合我们之前的政策,不是吗?”宇智波启转头看向了日向日足,声音平静的说道:“而且,日足族长其实已经支持了,不然也不会出现现在这个场面。”

    “自然如此。”日向日足不管心里怎么想,他脸上都露出了一抹微笑:“其实不瞒诸位,就算没有启部长和绫的努力,我也会在这件事成功度过后,尝试性的放松笼中鸟,又或者寻找新的替代方案,不过现在启部长已经走在了前沿....”

    “放心好了,我会好好研究的。”宇智波启认真的点了点头:“而且,如果研究出了结果,对我们宇智波而言,也是一件好事啊。”

    日向日足听到这句话后,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最后他只能勉强的笑了笑不在出声。

    感情,你这个家伙不仅贪图我们日向一族的人,日向绫这个女孩那么漂亮,就这样给你泡走了。

    转过头,你还打算利用这个女孩搞到我们这一族的支持,并且拿到巨大的话语权。

    最后你还打上了我们家族笼中鸟的注意,破解了不说还打算拿去修改,最后用我们做实验来反哺给你们使用?

    想到这里,日向日足内心真的既郁闷又无奈。

    要不是打不过宇智波启,他真的想和这个家伙好好的‘探讨’一下了。

    转过头,他把目光看向了日向绫,而此时的日向绫已经开始介绍出后续的东西。

    那些和他商量过的,完全可以当做未来目标作为参考的内容。

    而那些分家的族人们,单单看他们的表情和眼神就看得出,他们到底有多么的激动!

    “算了,不管你宇智波启到底想什么,日向毕竟不是宇智波呢....”

    .....

    下午时分,在根部的基地内,猿飞日斩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着下方一个带着面具的年轻人,神色有些凝重的思考着些什么。

    在他的身旁还坐着两人,一个是转寝小春,而另一个则是水户门炎。

    他们两人在被宇智波启使用强硬的手段拉下台,甚至被栽赃嫁祸了一番后丢进了木叶监狱内。

    可以说,这一举动已经基本上断掉了他们的政治生命,最关键的是他们根本没有能力也没有机会去解释这些事情。

    因为他们在监狱里面待得太久了,而且波风水门的改革正进行的如火如荼,他们这些反对者的声音恐怕没有人会听得进去。

    他们知道这是一次报复行动,正常来说他们也会认栽,毕竟鬼知道宇智波启和卡卡西会一起行动。

    可是宇智波启做的太过分了,不但栽赃了一系列莫须有的罪名给他们,还他们丢了监狱!

    如果不是他们心理素质还算坚定,恐怕早就无法忍受在监狱里面自裁了吧?

    但是他们都没有动手,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恐怕就就是宇智波启所希望的。

    他们要是真的自裁了,这不就等于畏罪自杀了吗?

    那么对他们这一系的利益集团打击,完全是可以想象的。

    幸好,他们的老朋友猿飞日斩最终还是把他们给救了出来。

    可即便如此也花了接近大半年的时间,这才让他们摆脱了困境。

    只是监狱这半年的时间对于他们这个年纪的人来说,无论是身体上的打击还是心理上的打击,都真的有些大了。

    他们也好好调整了接近一年的时间,才彻底的恢复了过来。

    不过即便恢复过来,他们也失去了在木叶体制内的身份。

    内心充满了仇恨的他们也不愿意就此作罢,他们选择了进入根部,他们要报复,要好好报复宇智波启和波风水门他们!

    猿飞日斩没有拒绝他们,不仅因为他们是自己的老朋友,而且他们的能力也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这个日向日足,也是狗急跳墙了,居然会同意这样的事情!”水户门炎在听完眼前和这个忍者的汇报后,不由得冷笑的说道:“难道他不知道这件事办成之后,宇智波启将实际上的掌控日向一族内部的大部分话语权吗?”

    “哼,只要和宇智波启扯上关系的,从来都不会是什么好事!”转寝小春一说的这个名字,顿时内心也有些许的火气:“不过不管他们怎么闹,幸好宇智波启内心还是有私欲,或许是真的能力不行,一旦他们彻底解开了笼中鸟,恐怕会非常的麻烦。”

    笼中鸟被彻底解开,那么宗家的人对于分家的控制将会彻底的被失效。

    而分家人数那么多,一旦他们被抹除了笼中鸟的印记,那么事态的发展将无限偏向于日向日足。

    不过还好,日向绫给出的承诺是在未来‘抹除笼中鸟的同时,未来会研究出取代笼中鸟的术’。

    不得不说日向绫的思维转换速度真的很快,可能有人提点了她的缘故吧。

    但不管怎么说,站在决策层看待笼中鸟的方法完全不一样。

    日向绫这一次的提议完全将笼中鸟的优劣说的很清楚,并且还提出了这样一个无比具有诱惑性的提议。

    根本不需要多想,那些分家的人自然不会有丝毫的反对,这完全是给了他们希望!

    猿飞日斩他们知道这件事其实真不意外,那就是夜莺的存在,而这只‘夜莺’现在就在他们的面前。

    夜莺也是日向分家的一员,志村团藏倒不是没想过招募宗家的人。

    但是奈何宗家真正有本事的人,在他眼里完全不及那些分家的成员。

    因此哪怕有笼中鸟,志村团藏也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了。

    外加上有宇智波启当年搞风搞雨做掩护,这个‘夜莺’也有着经常消失的理由。

    因此他也不担心多一个分家的成员行踪莫名,这才有了夜莺的诞生。

    夜莺这一次也参加了聚会,他一直默默的站在别院的最后方看着一切的发生。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其实也心动了,只不过他有更加坚定的理由,因为.....

    他也需要猿飞日斩他们帮助自己,挽救自己生病的孩子,因此他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毕竟,如果自己的孩子都死了,那么就算有解除笼中鸟的方法,对他而言也没有什么用。

    不得不说,团藏这个家伙在选人方面,还是很有一手的!

    “日斩,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水户门炎看着一直没有出声的猿飞日斩,不由得开口询问道:“现在这个情况,看起来已经复杂很多了。”

    “其实也没有那么复杂,日向日足他们大概是想用和平的手段,利用波风水门提出的决议,通过人数来压制取胜。”猿飞日斩叹了口气,似是而非的说道:“不过,恐怕他小看了宗家那些人的决议吧。”

    宗家那些人,可从来就没打算通过和平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他们非常清楚如果使用正常的途径,那么他们根本就毫无赢面,不然他们也不会选择和三代火影合作。

    他们打算的可是干掉一些该干掉的人,然后在其他层面依靠三代火影及其利益集团的影响力,来消散他们的所作所为!

    虽然这些宗家的人也不傻,他们知道和三代火影合作后的结果是什么。

    但是他们已经走到了如今这一步,假如如果在按照四代火影的模式走下去,那么他们必将被碾压在历史的车轮下。

    与其被灭亡,还不如尝试着与虎谋皮!

    三代火影也是清楚他们的想法,虽然他发自内心的不屑这些人,不过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合作。

    毕竟他代表的可不是一个人,他代表的可是一大群和他有共同利益的人啊。

    “夜莺,准备一下吧。”稍微思考了一下,猿飞日斩平静的说道:“让其他两个战术小队和我们的人,都动起来。”

    “是,火影大人。”夜莺声音冷漠的回答道:“我们要动手了吗?”

    “嗯,是啊。”猿飞日斩点了点头:“提前把你的家人带走,你的孩子不会有问题的。而你们也要抱着必死的觉悟.....”

    “因为,这是一场战争!”

    .....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